登錄帳號    
 + 註冊會員
  • Main navigation
藏密網典藏資料 Forum Index
   南傳佛教
     【南傳佛教─覺音論師的偉業】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Previous Topic | Next Topic | Bottom
Poster Thread
eduprodata
Posted on: 2017年07月29日 07:08
管理員
Joined: 2017年07月29日
From:
Posts: 0
【南傳佛教─覺音論師的偉業】
Resized Image
------------------------------------------------------------

【南傳佛教─覺音論師的偉業】

------------------------------------------------------------

01.【緬懷覺音論師的功德】
02.【上座部佛教最傑出的覺音論師】
03.【南傳佛教─覺音等論師的偉業】
04.【覺音清淨道論的簡介】
05.【清淨道論─資訊彙編】(整編中)

------------------------------------------------------------
eduprodata
Posted on: 2017年07月29日 07:08
管理員
Joined: 2017年07月29日
From:
Posts: 0
【南傳佛教─覺音論師的偉業】
------------------------------------------------------------

01.【緬懷覺音論師的功德】

------------------------------------------------------------

佛國之旅 / 聖嚴法師著

覺音論師

西元第五世紀中葉,在佛陀伽耶的附近,還出了一位世界級的佛學大師覺音(Buddhaghose)。當時印度大部分的佛教學者,都用梵文;而同為印度古語的巴利文佛教,其時業已衰落,只有錫蘭島及佛陀伽耶的比丘們,依然使用巴利文,覺音以巴利文撰寫了許多佛學著作及註解許多經論。其中功力最深、益世最廣的是《清淨道論》(Visuddhimagga),除了序論與結論,尚有二十三品,依照戒、定、慧的三大主題,次第論述而成。這是南傳佛教聖典中最受後人重視的一部不朽的名著,所以現代日本的巴利文權威學者水野弘元博士要說:「《清淨道論》是一部彙集南方上座部教理最詳盡、最適當的論書。」事實上這部論書,也被視為現代佛教徒們在實踐方法上最重要的參考書之一。
  
覺音論師出身於婆羅門種姓,通《吠陀》學,曉工巧明,尤精於辯論。在佛陀伽耶一座錫蘭人建造的寺院出家,在摩訶男(Mahānāma)王時代(西元四○九─四三一年)到達錫蘭。他的著作,多在錫蘭完成。晚年又回到佛陀伽耶,朝禮聖菩提樹,最後不知所終。巴利文的三藏聖典,確由於他的貢獻而光照寰宇,以迄於今。

《清淨道論》聞世後一千五百餘年,始由葉均居士(西元一九一六─一九八五年)譯成漢文。我們這次朝禮正覺大塔及聖菩提樹,除了感恩釋迦世尊的成道,也當緬懷覺音論師的功德。

本文出處:佛國之旅─聖嚴法師著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id=114&cid=38&page=38

------------------------------------------------------------
eduprodata
Posted on: 2017年07月29日 07:08
管理員
Joined: 2017年07月29日
From:
Posts: 0
【南傳佛教─覺音論師的偉業】
------------------------------------------------------------

02.【上座部佛教最傑出的覺音論師】

------------------------------------------------------------

斯里蘭卡的佛教史上有兩件影響深遠的事值得注意,一是在約公元前26年,由大寺派羅希多長老率五百人,於阿盧寺(Alu Vihara)舉行佛典結集,並首度將口誦的三藏經典用巴利文抄寫於貝葉上,經典從此得以廣為流傳。

其次,印度上座部最傑出的覺音論師Buddhaghosa,於摩訶男王時代(AD 403~431)由印度來斯里蘭卡,覺音論師於斯里蘭卡完成南傳上座部的巴利三藏的注疏,並造《清淨道論》,這些論注為後來南傳上座部的再興奠定了基礎。印度佛教自公元十世紀以後逐漸衰微,斯里蘭卡佛教發展雖然曾經歷興衰,但最終還能維持著原始佛教的傳統,影響東南亞各國,而成為南傳佛教的中心。

基本上斯里蘭卡的民族性保守又傳統,民風淳樸,對佛法又有無比堅定的信心。當今的憲法還明文規定,佛教在國家有至高無上的地位,護持與發揚佛教是政府的責任。新就任的國家元首必須到康堤 (Kandy)佛牙寺宣示就職。1989年起政府還成立佛教部,由總統兼任部長,國家最重要的節日都是佛教慶典。 公元十世紀中以前,規定國王必須是佛教徒,在阿努拉達普拉古城中的祇園寺,有一石碑碑銘記載:「不行菩薩道,不可為斯里蘭卡國王。」 即使原本不信佛教的國王,登位後也必須依教奉行、護持佛法。

本文出處:斯里蘭卡佛教藝術
http://www.buddhistdoor.com/buddhistart/Polonnaruwa_1.html

------------------------------------------------------------
eduprodata
Posted on: 2017年07月29日 07:08
管理員
Joined: 2017年07月29日
From:
Posts: 0
【南傳佛教─覺音論師的偉業】
Resized Image
------------------------------------------------------------

03.【南傳佛教─覺音等論師的偉業】

------------------------------------------------------------

《南傳佛教史》釋淨海

第四章 佛教發展的時期

第三節 覺音等論師的偉業

覺音(Buddhaghosa音譯佛陀瞿沙,亦意譯佛音)是上座部佛教最偉大的傑出論師,入射著無盡的光輝。他對斯里蘭卡上座部佛教大寺派的教學和傳承,可謂是再創建者,亦不為過。他的偉大事業,是領導完成了巴厘三藏聖典的注釋,奠定了以後大寺派佛教興盛的基礎。從斯國佛教史記載,以及今日學者研究,都認為現在南傳佛教巴厘聖典的注釋,是覺音及他的門徒所作。

但是關於覺音的歷史,尚未能考證確實。《大史》記載覺音生在近佛陀伽耶,亦有說他生在北印度婆羅門族。但是可以確信他住在佛陀伽耶的時間很長。當時佛陀耶已建有一座斯里蘭卡佛寺,住有斯里蘭卡僧,其中一位離婆多(Revata)長老是他們的領袖。

覺音未信仰佛教前,精通吠陀文學,他自信有辯論把握,到處尋找對手。一天,覺音背誦瑜伽派哲學巴丹闍梨(Patanjali)語典(巴丹闍梨(Patanjali)是有名的Mahabhas!ya的著者,梵語文法學家。《南海寄是內法傳》說其生存年代,約在西元前二世紀。),被離婆多聽到,覺得他的發音清晰正確,很想改變他來信仰佛教,於是去跟他討論。覺音問:「你瞭解這些經典嗎?」離婆多答:「瞭解。但它們有很多缺點。」於是離婆多嚴格地批評這些經典後,覺音感到驚訝無言。離婆多又再為他介紹佛法的精要,覺音不甚懂,而請求長老教他。離婆多說:「假使你來出家就可以教你。」青年的覺音對佛教很感興趣,為了多學,而出家學習三藏,以求了悟聖道。覺音本名單叫「音」(Ghosa或譯妙音),因其聲音似佛,所以出家後人呼為佛音或覺音。覺音出家後,依離婆多修學,通達三藏。不久他就完成第一部著作《上智論》(Nanldaya),其次造《法集論注》(Atthasalini),是注釋職權毗達磨藏之一的《法集論》(Dhammasangani)。當離婆多知道他又著《保護經義解》(Parittat tha-katha)時,勸告他說:「這裏有自斯國帶來的三藏,但沒有各種注釋及諸著。而在斯國有各種注釋,經過前後三次結集,都是確實依據佛說編成。後來有人譯成僧伽羅語。你應該去那裏修學。翻譯那些注釋為巴厘語。對人有很大的利益。」(1.2500 Years of Buddhism,第211-213頁。2.前田惠學:《原始佛教聖典的成立史研究》,第794-795頁。3.栗原古城譯:《錫蘭島的佛教》,載於「日本讀書協會會報」259期,第99-100頁。)

大名王(Mahanama 409~431)在位時代,覺音到達斯里蘭卡,住在大寺。

佛滅後數百年,經典是靠記憶和口傳。但聖典的主要部分,約在佛滅後二百年中便已編集完成。因為有一值得注意的事實:阿育王是最為僧伽們所讚揚的,但在原始三藏經典中,完全沒有記載他的名字。上座部巴厘三藏的內容及形式,更無可疑是在阿育王時已成立。但後來印度大乘佛教興盛,提倡用梵文。巴厘文佛法在印度已不流傳,多數遺失,幸得上座部佛教早傳入斯里蘭卡,巴厘三藏及注釋等才能保存流傳下來。

巴厘三藏帶至斯里蘭卡,經數百年,有些已被澤成僧伽羅語,斯國僧人也有不少注釋出現,但其間經過國難和部派分裂,經典的保存難免沒有切壞或遺失。覺音住在大寺研讀佛法期間,從僧護(Sanghapala)長老修學僧伽羅語,研究各種注釋及諸師論著。這後他慎重莊嚴地對僧團要求說:「我要求能自由的閱讀所有典籍,並計畫將聖典從僧伽羅語譯成巴厘文。」大寺比丘為了考驗他的才能,給他兩節巴厘文偈頌,要求他注釋。

覺音的第一件工作,是寫成最偉大的《清淨道論》。這如同一部佛教百科全書,內容分戒、定、慧三大綱目,引證很多早期的佛教聖典。以及聖典之後的文獻。這部巨著上座部教徒極為重視,在世界佛教思想史上占極崇高地位。

大寺派僧人,對覺音的成就,非常贊漢、景仰和信任。於是由他領導在都城的伽蘭他迦羅經樓(Granthakara Parivena),開始進行全部聖典的僧伽羅語翻譯為巴厘文,以及各種巴厘文注釋的工作。這是約在西元412年前後的事。在斯國佛教史上稱「第六次結集」,即「斯里蘭卡佛教第三次結集」。

關於斯里蘭卡上座部三藏、注釋、義疏等,將另作巴厘文獻介紹,此節從略。覺音完成他的偉大工作後,回到他的祖國印度禮拜聖菩提樹。至於他在什麼地方涅盤,沒有人知道。以及在涅盤前,他如何度過生命中最後的日子,也有不同的傳說,亦如他的出生一樣。不過我們應超越這種傳記上的觀念,而注重他對巴厘文獻的研究和貢獻,是永遠光輝不朽的。(2500 Years of Buddhism ,第211-213頁。) 

在這裏應該再介紹與覺音同時代的大寺的兩位傑出論師,即是佛授(Buddhadatta)和護法(Dhamma-pala)。前者為覺音的《論藏注》作綱要,後者繼續完成覺音注釋三藏未完成的部分。

佛授與覺音是同時代的人,但是他先到斯里蘭卡。依《覺音的出生》(Buddhaghosupapatti)一書記述說,覺音去斯國時,佛授在斯國已經受完教育,正返回印度,恰巧覺音也正去斯里蘭卡,兩人在途中隔船相見,互返回印度,恰巧覺音也正去斯里蘭卡,兩人在途中隔船相見,互相問好後,覺音說:「現在留存的經典為僧伽羅語,我正要去斯里蘭卡把那些經文譯翻成摩揭陀語(巴厘)。」佛授答:「大德!我已經去過斯里蘭卡,目的也是如此。但我住了不久,工作沒有完成。」當他們談話間,兩船相去漸遠,說話聽不到了。

另外,在他們相遇時,佛授曾請求覺音送一部三藏的「注釋」到印度給他,覺音也答應了他的請求。後來佛授將覺音的注釋著成綱要,如《入阿毗達磨論》,及《戒律抉擇》等。佛授是從南印度朱羅國優羅伽城(Uragapura)到斯里蘭卡,在大寺研究佛學。他回印度後,住在一所婆羅門信奉大自在天的「委西奴陀沙」(Vidudasa)神廟時寫作,靠近迦吠利(Kaveri)河岸。

佛授的著作中,以《入阿毗達磨論》最為傑出。雖然它是覺音論師《論藏注》的綱要,但是他並未依照覺音論題的次序。覺音所說的是:佛學最重要的是色、受、想、行、識五蘊。但佛授的《入阿毗達磨論》所計論的是:心、心所、色、涅盤四法。(1.G.P.Malalasekera:The Pali Literature of ceylon,第105-107頁。2.2500 years of Buddhism,第209-210頁。)

護法可能是南印度婆陀羅提他(Badaratittha)人。由於他常常提到覺音的著作,所以可知他是覺音以後的人。他的著作重要是在《小部》的注釋,那是在覺音時代沒有完成的工作。計有《自說注》、《如是語注》、《天宮事注》、《餓鬼事注》、《長老偈注》、《長老尼偈注》、《行藏注》,總名為《勝義燈》(Paramattha-dipani)。他還著有《清淨道論疏》,名為《勝義筐》(Para-matthamanjusa),此書並引用其他部派的經論和論師們的意見,如大眾部、斯國無畏山部,及《解脫道論》中的一段。在他著和的時代,可能也依據一些僧伽羅語佛典,及南印度的達羅比吒(Dravidian)土語佛典。在他另外一部《導論疏》(Netti-tika)裏說,是依法護《Dhamma-rakkhita》請求疏釋的,那時他住在那伽波多那(Nagapattana)一所佛寺中。也有說覺音以後,護法不只一人,而將數人的注釋及著作歸於他一人名字之下。(.G.P.Malalasekera:The Pail Literature of Ceylon ,第112-115頁。2.2500Years of Buddhism,第217頁。 )

本文節錄自:《南傳佛教史》釋淨海著
http://sss2002.51.net/index7.htm

------------------------------------------------------------

附圖兩種說明:

1.覺音論師Buddhaghosa,於摩訶男王時代(AD 403~431)由印度來斯里蘭卡,對於南傳佛典的流傳影響深遠。
http://www.buddhistdoor.com/buddhistart/Polonnaruwa_1.html

2.覺音尊者將寫好的《清凈道論》交給僧團長老,斯里蘭卡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佛寺的壁畫。
http://www.therawikipedia.org/index.p ... 89%E9%9F%B3&variant=zh-tw

------------------------------------------------------------
eduprodata
Posted on: 2017年07月29日 07:08
管理員
Joined: 2017年07月29日
From:
Posts: 0
【南傳佛教─覺音論師的偉業】
Resized Image
------------------------------------------------------------

04.【覺音清淨道論的簡介】

------------------------------------------------------------

攝阿毗達摩義論:附錄

覺音清淨道論的簡介

作者:葉均

覺音論師所造的《清淨道論》,在南傳上座部佛教中是一部最偉大極重要的作品,正如《俱舍論》在北傳有部中的地位一樣。在這部論中,似乎可以發現原始佛教的一切基本東西。在全書中,覺音引用了整個南傳三藏的要點,並且參考了錫蘭許多古代的義疏和史書。所以《大史》稱這部論「是三藏和注疏的精要」;德國的唯里曼‧蓋格教授也說它「是一部佛教的百科全書」。

南傳各國的佛教徒對這部論非常重視,佛教的學者都要研究它。我們如讀了這部論,也可以了解整個南傳佛教的主要教理。本論作者覺音論師,是南傳佛教的一位傑出的學者,有了他和他的這部著作,對南傳佛教的弘揚起了極大的作用。

一、本論的作者覺音論師

覺音,在上座部佛教、巴利文係佛教中,有許多珍貴的作品,他是第一流的著述家,實在是上座部佛教最值得稱道的大師。如果沒有他,則上座部的佛教能否有今日的盛況也不得而知了。因為在覺音時代,印度大部分的佛教學者都已採用梵文,巴利文和上座部的佛教業已衰落,只有錫蘭及菩提伽耶的比丘依然忠於巴利文。由於覺音的努力,巴利文這一係的佛典古語學才又活動起來。

對於覺音的傳記,多數近於傳奇,唯有《大史》可以供給我們一些比較具體而可靠的材料。他出生於北印度菩提場附近的婆羅門族,通吠陀學,曉工巧明,精於辯論,常常去找能辯者來辯論。有一天,來到菩提場一座錫蘭人所造的寺院,並在那裏演說墮水的作品。寺內的大長老離婆多聽了後,嘆賞他的聰明,有意教化他。便唆示地說道:「誰在那裏像驢鳴一般!」覺音說:「你都能了解這驢鳴之意嗎!」離婆多說:「我能了解」,並且指出他論題的矛盾。於是,覺音便請求離婆多談談自己所修學的教義,離婆多對他提示了阿毗達摩的內容,覺音聽了不懂,並問這是誰家的教義,要求進一步地教導。離婆多告訴他說,這是佛教,如果他肯出家就可教他。為了求法,覺音便出了家,從離婆多學習三藏。他受了比丘戒後,開始著作,先寫一部《發智》,又想為《法聚論》等作注釋。離婆多告訴他說:「在印度只有根本聖典而沒有注疏流傳,可是有許多用僧伽羅文寫成的注疏流傳於錫蘭,希望你到那裏去學習,將來把它譯成摩竭陀文(即巴利文),實在造福人群不淺」。

在摩訶男王(409~431)的時代,覺音來到錫蘭的首都阿(少*兔)羅陀補羅,住在摩訶毗訶羅,從僧伽波羅長老學習僧伽羅文的注疏和上座部的三藏教理。通過了努力學習,掌握了僧伽羅文的佛學精義,他便請求大寺的僧眾,給予以一切參考的書籍,便利他對一切經論的注釋工作。大寺僧眾為了考試他的學力,從經中選了二頌,叫他先去試行解釋。他便寫了一部定名為《清淨道論》的作品,獻給大寺長老,僧眾們讀了這部著作,都認為非常滿意,才給他一切經論注疏。覺音住在乾他伽羅寺時,便把一切僧伽羅文的注疏都譯成了摩竭陀文;之後,他回印度朝禮了聖菩提樹。

這位最傑出的巴利注釋家畢竟死在什麼地方,無從稽考。我們知道在柬埔寨有一座古寺叫做覺音寺,相傳是覺音圓寂的地方。

關於覺音的著作如下:

1、《清淨道論》──是綜述南傳上座部佛教思想的一部最詳細、最完整、最著名的作品
2、《普悅》──律藏注(相當於我國舊譯《善見律毗婆沙》)
3、《析疑》──波羅提木叉注
4、《吉祥悅意》──長部阿含經注
5、《破除疑障》──中部阿含經注
6、《顯揚心義》──雜部阿含經注
7、《滿足希求》──增一部阿含經注
8、《勝義光明》──小部第一(小誦)、第五(經集)注
9、《殊勝義》──法聚論注
10、《迷惑冰消》──分別論注
11、《五論釋義》──其餘五部論注
12、《本生注》
13、《法句譬喻注》

二、造《清淨道論》的因緣、目的與部派的依據

覺音造《清淨道論》的因緣,前面已經提到,原是為了應付大寺僧眾的考驗而只是顯示出他的才能與學識;其實在覺音本人的願望,是要供獻他平生的所學,為發揚佛教文化,為造福人群,而做了這第一步工作而已。

關於他造論的目的與部派依據,可從他自己在序論的偈裏來看:

「大仙示偈戒等種種義,
現在我要如實解釋。
對於在勝者教中已得而難得的那些出家人們,
如果不得如實認識到包攝戒等安穩正直的清淨道,
雖然欲求清淨而精進,
可是不會到達清淨的瑜伽者。
我今依照大寺注者所示的理法,
為說能使他們喜悅極淨決擇的清淨道。」

這裏我們不難看出他造論的目的,並且知道他是根據大寺注者的思想體系來著述的。其次從他所標示的論題來看,那就更清楚了。依他自己的解釋,「清淨,是除了一切垢穢而究竟清淨的涅槃」;這就是說,他是為了指示人們一條到達解脫的道路而寫作的。

這裏所提的「大寺注者」,我們有進一步了解的必要。

因為大寺、覺音與整個南傳佛教的關係太密切了。說南傳佛教是上座部,倒不如說是「大寺住部」更了當。因為它完全是屬於這一派的。在覺音時代,錫蘭的上座部佛教分為兩大派系:一是無畏山住部,一是大寺住部。大寺派比丘的思想是忠實於上座部的,無畏山的比丘則接受了一部分大乘的思想。

我國晉朝的法顯法師到錫蘭,住在無畏山而不住大寺恐怕也有原因。覺音要求給參考書稿寫作時,大寺的比丘要先考試他一下,這不但是為他的才能,恐怕也有看看他的思想的用意?本來無畏山派比大寺派強盛得多,但由於覺音的作品流傳,經過長期的鬥爭,無畏山派終於逐漸消失。依照南傳佛教所傳的部派分裂與我們所講的稍有一些出入。

現在,我依據南傳部派一些承傳歷史材料,列一表於下以供參考:(見附圖)

三、本論的組織和內容

本論的開宗明義,先引阿含經中的一個偈頌:「住戒有慧人,修習心與慧,有勤智比丘,彼當解此結」。在這個頌裏面提到有戒有定(心)與慧,覺音根據此頌,以戒定慧三個大題目來發揮,便造成這部洋洋數十萬言的大論著。其組織的之次第和內容,有很多地方與優波底沙所造的《解脫道論》相似。因之,有人認為清淨道論是仿解脫道論而造的。但南傳的佛教學者有些人不同意這種說法,因為論中往往提到不同意解脫道論的說法。優波底沙大概早於覺音二百年,覺音讀過他的作品是不成問題的。可能是解脫道論與當時的無畏山派有關,所以覺音以大寺的立場針對《解脫道論》而寫出這一部論。《清淨道論》除了序論與結論,全書分為二十三品,依照戒定慧的次第來敘述:即前二品說戒,中間有十一品說定,後十品是說慧的。
第一說戒品的內容是:什麼是戒,戒的語義,戒的相、用、現起、近因,戒的功德,戒的種類,戒的雜染和淨化。

第二說頭陀支品的主要內容是:十三頭陀支的語義,頭陀支的相、用、現起、近因,頭陀支的受持、規定、區別、破壞與功德。

從第三至第十三的十一品說定,可分為如下的幾科段:

第三說業處品,第四說地遍品,第五說餘遍品,是連貫的。其內容是:什麼是定,定的語義,定的相、用、現起、近因,定的種類,定的雜染與淨化,怎樣修習。這裏也詳細地討論了修定之前應該捨棄種種障礙和親近怎樣的善知識,如何依照自己的性格去選擇四十種定境,選擇適當的處所等。關於修習的方法,在這三品中主要的是談十種遍,即地遍,水遍、火遍、風遍、青遍、黃遍、赤遍、白遍、光明遍、限定虛空遍。還附帶地敘述了四襌與五種襌的情況。五種襌,是南傳佛教的一種特殊說法。

第六說不淨業處品,是說明膨脹相、青瘀相、膿爛相、斷壞相、食殘相、散亂相、斬斫離散相、血塗相、蟲聚相、骨相等的的十種不淨以及詳細指示修習的方法。

第七說隨念品與第八說隨念業處品,是解釋佛隨念、法隨念、僧隨念、戒隨念、捨隨念、天隨念、念死、念身、安般念(數息觀)、寂止隨念等十種隨念以及指示十隨念的修習方法。

第九說梵住品,是說明修習慈悲喜捨四種梵住的方法和對象以及其功德與目的。

第十說無色品,是說明四無色定的修法。

第十一說定品,是說明食厭想與四界差別的修習方法以及修定的功德。論四十種定境,到這裏為止。

第十二說神變品與第十三說神通品。這兩品是從修定的功德所引伸出來的。主要的內容有:神變論(談十種神變),天耳界論,他心智論,宿住隨念智論,死生智論。

從第十四至第二十三品都是說慧學的。其實整個南傳佛教的論藏要義都已包攝在這一部分了。

第十四說蘊品,說明什麼是慧,慧的語義,慧的相、用、現起、近因,慧的種類,慧的修習等。其中心的內容是解釋五蘊。如色蘊的二十四所造色,識蘊的八十九心與八十九心的十四種作用,行蘊的五十心所,識蘊與行蘊相應的數字。這是南傳佛教最重要的名相,尤其對於心的十四種作用有詳細的解釋,使我們在研究上座部這個特殊思想上有很大的幫助。

第十五說處界品,是解釋十二處與十八界的。

第十六說根諦品,主要是解釋二十二根與四諦。

第十七說慧地品,也是研究本論最難一品,用緣起緣生的意義來發揮原始佛教的世界觀與生命論。以十二緣起支為中心,用二十四種緣來說明條件與條件之間的關係。

本品主要論點有:緣起的語義,各緣起支的解釋,二十四緣的解釋,異熟識的轉起及結生的活動,三界諸趣的業與結生,結生識與諸色法的關係,名與色的區別,十二緣起的特質,有輪而不知其始,沒有作者和受者,十二種的性空,三世兩種因果,緣起的決定說,關於二十四緣,即因緣、所緣緣、增上緣、無間緣、等無間緣、俱生緣、相互緣、依止緣、親依止緣、前生緣、後生緣、數數修習緣、業緣、異熟緣、食緣、根緣、禪緣、道緣、相應緣、不相應緣、有緣、無有緣、離去緣、不離去緣。這種說法也是南傳佛教的特點之一。

從十四品至十七品是說慧之地,下面幾品是說慧之體。

第十八說見清淨品,主要是說對名色的觀察與現起非色法的方法。

第十九說度疑清淨品,是說明把握名色之緣,十二種業輪轉與法住智。

第二十說道非道智見清淨品的內容是:關於聚的思想,以四十行相思惟五蘊,色與非色的思惟法,提起三相、十八大觀、生滅隨觀智,十種觀的染污,確定三諦。

第二十一說行道智清淨品,是解釋生滅隨觀智、壞隨觀智、怖畏隨觀智、過患隨觀智、厭離隨觀智、欲解脫智、審察隨觀智、行捨智及隨順智。

第二十二說智見清淨品,主要是說四種道智四種果以及智見清淨的德用,如圓滿三十七菩提分及斷証修習的作用。

第二十三說修慧的功德品,說修慧有斷煩惱、証聖果等的功德。

關於《清淨道論》的內容,有些什麼,說些什麼,大略地介紹如上。至於如何地去研究它,只有去閱讀論文才能知道。覺音著作的清淨道論,我已用語體式譯出來,約五十多萬字,尚在整理中。(按:已出版)

1958年4月7日,於北京

本文出處:(與附圖):攝阿毗達摩義論:附錄
http://home.pchome.com.tw/education/t ... ung/Isagoge/seapi0008.htm

本文出處:(簡體版):攝阿毗達摩義論:附錄
http://www.dhamma.net.cn/books/sabdmyl/sbdngyyl-001.htm

------------------------------------------------------------

相關資訊:上座部佛教百科:清淨道論

http://www.therawikipedia.org/wiki/%E ... 5%87%80%E9%81%93%E8%AE%BA

國際學者的評價

愛德華‧孔滋:《清凈道論》是人類心靈上最偉大的經典作品之一。如果我流浪到荒島時只容許攜帶一本書的話,這部書將是我所要選擇的。(The Western Contributionto Buddhism, p. 74.)

水野弘元:《清凈道論》是一部彙集南方上座部教理最詳盡、最適當的論書。要瞭解南方上座部的教理,本書是非讀不可的。(《南傳大藏經》(62)冊卷首解題)。

各種語言版本

《清凈道論》除了有僧伽羅文、泰文、緬甸文、高棉文、寮國文、傣文、天城體梵文和拉丁字母的音譯巴厘文本外,還被譯為漢、日、英、法、德等文字,一向被視為研究上座部佛教哲學思想體系的重要參考資料,受到學術界和佛教界的重視。

------------------------------------------------------------

相關資訊:上座部佛教百科:覺音

http://www.therawikipedia.org/index.p ... 89%E9%9F%B3&variant=zh-tw

------------------------------------------------------------

附圖說明:浦甘800多年古壁畫(記錄古印度三位高僧來弘法與刻貝葉經,右起第二位即是寫清淨道論(Visuddhi-Magga)的法音(覺音)法師(Buddha Gosa)

------------------------------------------------------------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Previous Topic | Next Topic |